Posted on

  2010年6月4日至18日,“重走故宫文物南迁路”在南京启动,至四川峨眉停止。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南京博物院的专家学者,在半个月内踏访4省8市,追寻先辈学人典守国宝的足迹。人们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烽火连天的中华大地上曾产生
过的一场文明的万里长征。

  1933年2月至5月,故宫、北平古物摆设
所、颐和园和国子监的19557箱文物(其中故宫1.3万余箱)从北平运抵上海。1936年底南京朝天宫库房建成后,文物被运抵南京。1937年淞沪战斗暴发,这批南迁文物加上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今南京博物院前身)等单位的文物,分三路在日军炮火下紧急西迁,开始了长达10年的万里西行,运抵四川,直至抗战后被运回南京。南迁文物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历代的宫廷收藏,堪称国宝,其中就包孕鼎鼎大名的毛公鼎、翠玉白菜、玉石东坡肉和著名的《快雪时晴帖》等。在15年里,南迁文物行程上万里,穿梭大半个中国,然而上百万件文物中没有一件丢失,也简直没有毁坏,堪称世界文明史上的奇迹。

  南京,南迁文物在此聚散

  在整个文物南迁进程中,南京是一座存在特别意义的城市,文物数次在此会聚
、疏散。

  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讲述了那段汗青:1933年2月,第一批南迁文物从北京抵达南京浦口火车站时,因为政府高层就文物去向产生分歧,两列火车滞留一个月,才卸车转水运至上海。1936年11月,南京朝天宫库房建设完毕,文物分5批运回南京。没想到半年后,这里成了更艰苦行程的起点

杞人忧天。

  “八一三”淞沪会战暴发,南京奄奄一息,转移文物之危殆匆忙,能够用“救焚拯溺”来形容。南路文物8月14日离宁,第二天南京即遭轰炸,张罗车船困难重重。中路的第二批文物是租借了英商黄浦轮抢运出的,主持其事的杭立武和拉贝等人筹建安全区并任中方主任,英商要求杭立武随船押运,他连家人都来不及告别就跳上了轮船。北路的工作人员就住在车站,有车来了就起来装箱,遇到警报,就地躲在列车下。这批文物刚到郑州火车站就遇上日军密集轰炸,车站被炸成废墟,工作人员拼命将列车调度至安全地带,文物才逃过一劫。

  抗战胜利后,南迁文物全部运回南京。但是在南京解放前夕,从1948年12月到 1949年12月,先后五次,共计5606箱文物从南京运往台湾,形成了海峡两岸两个故宫(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文明守望。而在更早的 1933年,国民政府决议将北平古物摆设
所的5450箱文物划归中央博物院(今南京博物院前身),当年未及运台的部分文物也留在南京,成为今天南京博物院的重要文物。三所博物院因文物南迁结下了难明的缘分,并在文物保护和研究上不断深化合作,成为两岸文明交流的重要内容。

  “稳、准、隔、紧”,文物装箱四字诀要

  文物南迁是在兵荒马乱的条件下进行的,人尚难自保,近两万箱文物万里迁徙更是难上加难。尤其是西迁,并没有一个具体的企图逐步实施,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随机应变。在长沙、汉中、成都、重庆等地,经常是文物前脚脱离,后脚便有敌机轰炸,时间之紧迫间不容发,这不禁让人赞叹长辈学人对时局把握之精准,行动之迅速,绝非埋首故纸堆的刻板学究。

  除此之外,文物运输还经历了大雪封山、汽车翻覆、船只脱险等情形却简直没有损伤,这当然是幸运,但装箱之奇妙
、科学,更是功不可没。曾主持过南迁的肃穆师长在文章中回忆,他们把景德镇运到宫中原封未动的磁器箱翻开看看是怎样包装的,又向琉璃厂各大古玩商铺询问怎样将珍贵古物装箱运输,并请他们到宫内作示范,而后就依样画葫芦,如法炮制。他将装箱诀要归纳为“稳、准、隔、紧”四字真言。那志良师长对此有具体的介绍:装瓷碗时碗与碗之间用棉花,再用厚棉花把几个碗一齐裹起,里面再用纸包裹,用绳扎好,使这一包东西,成为一个全体。装箱时先垫一层稻草,再覆一层棉花,把包好的磁器平铺摆列,缝隙处均塞紧棉花,这样装上几层,并用棉花稻草牢牢塞满,使箱子成为一个全体,里面每件磁器都不克不及活动。

  国子监的10只石鼓,是肃穆奉命包裹装箱的。石鼓每一个约一吨左右,鼓上的字已有了空心,敲起来有嘭嘭声,大收藏家霍保禄教了他包装石鼓的密方:把“高丽纸”用水浸湿,覆在石鼓面上用棉花按捺,使纸张贴近石身。高丽纸的棉性很牢固,湿的时分按进去,干了后就固定在表面,等于是把石上的字,贴紧在石身上了。而后包上两层棉被,用麻绳缠紧,装箱后包上铁皮条。40多年后,久居台湾的肃穆得到一个动静:1956年石鼓在北京故宫翻开,原石丝毫无损。

  那些人那些事

  在艰辛的南迁路上,虽然一路危殆,但是文物的典守却没有一丝凌乱,安全保卫、平常
巡查、晾晒校勘、科学研究甚至中途赴英、赴苏展览,均井然有序。

  文物寄存成都时,故宫博物院的理事李济和院长马衡曾到成都视察,他们在册中随便圈了两号,5分钟不到,两箱文物就从几千箱中提进去了,管理之高效由此可见一斑。转运大西南之后,1939年底故宫博物院出台了库房管理规则、开箱工作方法、库房保镳规定、点收清册记载订误方法等,共十四条,相当一部分至今仍在沿用。

  长辈学人简直是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来保护这些文物。肃穆的儿子庄灵出生于贵阳,他介入此次“重走故宫文物南迁路”时回忆,父亲薪水时常发不下来,母亲要到四五里外的黔江中学教书,换回一担谷子。糙米饭掺有石头、谷壳、麦子、虫子,被戏称为“八宝饭”。菜等于辣椒粉拌酱油,衣服洗了补,补了洗,破破烂烂。他们脱离安顺回南京时,竟然
还摆摊想要卖掉这些衣服。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些破旧的衣服,最后竟然
都卖出去了。

  被誉为中国考古学之父的李济师长,在这次西迁中痛失两个女儿。抗战暴发后,李济一家六口辗转千里,就在议迁四川李庄时,他的二女儿突患急病因无药物医治而死去;到李庄后,17岁的大女儿又不幸身染风寒,因无医药而不治。

  文物南迁之紧急简直能够看成逃难,然而长辈学人们在忙乱和艰辛中仍然取得了突破性的文明建树。宜宾李庄,这个长江边的古镇,接收了包孕中央博物院在内的十多个中国高等科研机构和近万名文人学子,李庄造就了一大批的学子和世界知名学者,在此写就了许多学术巨著,包孕梁思成和病中的妻子林徽因配合完成的《图像中国建筑史》。同时李济建议组织一个西北科学考察团和川康古迹考察团,对西北敦煌一带和四川等地古迹做一次大规模调查,历经一年有余,探明墓址900余座,挖掘出大量文物,部分文物现藏于南京博物院。南博的学者们还进行了西南民俗调查,是中国最先的非物资文明遗产调查,中华民族文明不灭的薪火在李庄古镇熊熊燃烧起来。文物南迁,以一种坚强不屈的姿态,表达着中国人对民族文明的珍视,成为文明抗战的重要组成部分。

  抗战胜利后,文物返宁前集中到重庆向家坡。那里白蚁极多,为防白蚁攀登,箱架四条腿下都垫上一块石块,石块和架腿都涂上桐油。每天上下午各一次,每人拿着棉垫、手电筒进入库房,跪在垫子上,打着手电筒寻找地上的白蚁隧道。一旦发现,马上卸下箱子,在地上挖个坑,倒入防蚁药水,再把箱子搬回原处。那里的臭虫也多得吓人,天晴时,各人晾床垫时在地下摔击,能看到几百个臭虫掉下来,接着用开水浇木缝杀死其中的臭虫,可到了晚上,地板、墙缝里的臭虫又爬了进去。等于这样的生活,因为抗战的胜利,文物没有损失并即将安全返宁,而让所有人欢天喜地。

  然而南京并不是起点。1948年,解放战争大局已定,杭立武主持将宝贝运抵台湾,国宝和人,一样海天永隔。杭立武直到88岁归天再也没有踏上过祖国大陆的土地;高仁俊到台湾的时分只带了一身衣服;索予明还没有来得及安顿好老母亲就上了船;那志良到台湾后劝说各人不要买木质家具,以免回北京时扔了可惜;李济一直盼着早点回安阳殷墟接续新的挖掘;肃穆归天前还和小儿子庄灵念叨,自己终生的遗憾是没能把这些宝贝再带回北京去……

  最能反映阿谁乱世中文物命运的,要数乾隆皇帝最珍爱的三希堂法帖,其中《快雪时晴帖》随南迁文物一路迁徙,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而另两件《中秋帖》和《伯远帖》早在文物南迁之前已流落官方,后经周总理批示,才从香港购回,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它们就像失散的三兄弟,寄托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文明亲情,让人既难过,又充满着期望……

    本报记者 王宏伟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evwor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