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5月8日,芦山中学高二体育特长生在举行变速跑训练。芦山人灾后让梦再起飞 。新华社发

  谁也不会想到,5年后,与汶川相隔不到100公里的芦山,再次遭受
地动的无情袭击。

  从前方传来有人伤亡屋倒的坏消息;同时,和汶川地动比拟,也有使人觉得宽慰的地方,那就是,救灾敏捷到位;受灾大众
也没有那么慌乱,杂乱无章地从天摇地动中醒曩昔,生产自救,不等不靠。

  汶川和芦山,同为地动的难兄难弟,各自成为抗震救灾的两个榜样。咱们祝福汶川,也等候一个新芦山。

  志愿者

  “老救灾”的新提升

  5・12汶川大地动,4・14玉树大地动,4・20芦山大地动,38岁的都海郎都“赶上了”。这位经验丰富的磨练救济
志愿者坦承,汶川地动时更多靠的是满腔热情,却不免有力不从心的盲目;到了芦山,则更为业余、高效和理性。

  五年前汶川那次为期一个月救济
,是都海郎经历的第一次大规模磨练性救济
,此前多是户外山地或者车祸现场。“非常非常惨烈”,都海郎回忆说,昔时因交通中断,17人的民间救济
队直到5月15日才深入金华、红白等镇,“目之所及,彻底是一片废墟。”因为过了黄金救济
期,他们并未抢救出幸存者,而是掩埋了十余具遇难者尸首。转至枫顺镇,都海郎在山里遇到与外界得到联络10天的六七位灾民,存粮告急、简直绝望的灾民们见到里面的人立即拥抱着痛哭失声,半天不肯撒手,“认为出格无能为力”。

  时隔五年,都海郎向记者语气平静地分析说,昔时汶川救济
还有必然的盲目性,其实不清楚灾区的切当需要,凭着满腔热情扑了下来。比如他曾备了大量的药物和食品,但与当局对接时却找不到负责人,甚至原告知“不需要”;但待进入重灾区,药品立即被抢用一空,暂时又补充了数百万元的药物。后来他终究
找到工会和妇联的两位辅导,尽管其实不非分对口,物质
发放却也顺畅了许多。

  2010年玉树大地动时,当天便飞往灾区的都海郎已借来了声波探测仪等业余装备
。有了汶川地动救济
经验并接收了医疗方面的零碎培训,都海郎独自救济
被掩埋灾民2人,共同救济
4人,协助定位2人,独自医治重伤11人,重伤60余人,协助医治重伤3人,重伤百余人。

  “比拟于汶川地动救济
,芦山的救济
事情反应速度快,准备充足,与当地当局部门的对接也更为高效。”都海郎等10名主干业余志愿者组成北京市应急志愿者抗震救济
队,4月20日地动下午动身,每位都有至少两次以上地动救济
经验,他们携带着铱星电话、红外夜视仪、生命探测仪、蛇眼等20余件业余救济
装备
。动身前诸如灾区舆图、气象情形、物质
需要、人文环境等都已做足了功课,前方同时设有抗震救灾暂时指挥部,下设办公室、宣传组、动员组、保障组,安排专人24小时值守。

  随后的救济
行之有效。4月21日上午10时,都海郎和队友抵达芦山。次日赶到太平镇受灾紧张的大河村,经手救助的灾民中,年岁最大的80多岁,小的仅出生3个多月,还有两位残疾人。随后,作为第一支且是唯逐个支抵达下平村的救济
队,队员们还对一位头部受伤的村民和一个两岁的孩子举行了紧急救治。救济
队还帮受灾的乡亲们勘察选定安全的帐篷安设点,配合村长劝说村民转移到安全地点。

  “经历了残酷无情的经验和经验,咱们的救济
正越来越趋于理性、业余和高效。”都海郎说。

  军队官兵

  自创汶川经验 主动爆破危石

  五年前参与汶川地动救济
成都军区某部的官兵,此次又在第一时间驰援芦山。比拟五年前初次深入震区,这次官兵带着更有针对性的救济
装备
,实时扫除落石等险情。五年的时间不长,但地动救济
的精准度提高了不是一星半点。

  成都军区某部军训部副部长刘勇战告诉记者,这次芦山救济
不管是组织速度和装备
储备能力都比汶川地动有了明显提高,“军队进入灾区救济
的速度更快,方向性更加明确,救济
装备
准备得更加充足。”

  救济
任务结束后,军队官兵每天在村里巡查,将那些挂在山边的石块儿爆破,从山上引下一条条排水沟,那些经历过汶川救济
的军队官兵深知,存在滑动风险的石块儿、山上淤积的雨水如同地动一样会带来巨大磨练。

  4月26日,记者曾在箭杆村采访,这里与震中龙门镇一山之隔。进村的路上不断有突兀进去的岩石横在山上。半个月过去了,军队官兵已将这些悬石逐个爆破,减少了隐患。

  刘勇战说,芦山属山区,在地动中一些山体石块儿已出现松动,再加上近期雨水频发,很容易激发山体滑坡,因此爆破危石是现在军队官兵排险的主要任务。另外
,军队自创汶川救济
经验,抓紧时间挖排水沟,这样到了雨季能让山上的水较快地顺排水沟排至山下,避免发生山体滑坡、泥石流的风险。

  受灾村民

  仔细
拆除危房 准备灾后重修

  地动中损毁最紧张的是屋宇,受灾大众
最盼望的也是住进相对帐篷舒适些的板房。

  这几天,芦山县清仁乡大同村顺江组的胡伟正忙着和父亲拆危房,这是胡伟的父母30年前一手建造的屋宇,地动震塌了老房,胡伟的父亲将木头一根一根拆下、整理、堆放。和胡伟家一样,在芦山地动灾区,老房已成背影,帐篷是现在的家,而运动板房在逐个修筑。

  在芦山地动灾区,像胡伟家这样的老房其实不少见,屋顶等都是木头结构,墙壁为砖头,也许是因为屋宇年代太久,地动袭来,这样的老房要么垮塌,要么成为危房,不克不及再住。看着亲手建起来的屋宇被迫拆除,胡伟的老父亲百感交集,他把木头一根根拾掇起来,为的是到重修的那一天,这些30多年的老木头还能派上用场。

  胡伟告诉记者,村民们现在还寓居在帐篷里,村干部说目前还没有建造运动板房的计划,而至于重修屋宇的规划也许要等到6月才能进去。

  在双石镇双石中学的安设点采访时,69岁的马有杰坦然地说,自从汶川地动后,电视里常播放防震知识,村里人也很注重学习,男女老少看电视就学会不少防震技巧。“咱们把粮食放在两侧的偏房里,在这次地动里正房垮塌了,偏房往往还能撑住,咱们有机会抢运出食物。”记者见到马有杰时,已是震后第三天,因为山路阻断,救灾物质
一直没有送到村里,但是村民因为有抢运进去的食物,还不至于受饿

  老兵餐馆的老板董远智的家,在地动中也倒塌了。“现在不愁吃不愁穿,就是关心房子,想知道今后住在哪里。”董远智晚上睡在车里看摊,家里人睡在菜地里搭的帐篷里,时常下雨的天气,给他们带来一些费事。

  芦山当局

  安设计划灵活 救济
事倍功半

  昨天,记者从芦山县委宣传部获悉,截至5月7日,已实现169幢公众建筑屋宇安全性剖断事情,房地产开发企业自行联络原设计单位,共剖断882套屋宇。

  芦山县城乡规划建设和住房保障局卫利强局长默示,目前地动救济
事情已转向善后。芦山县学校已安装板房21719平方米,实现总量的65%;医院已安装板房2408平方米,实现32%,用于满足学生上课等公众需要。受灾大众
目前还都寓居在暂时搭建的帐篷中,并未安排入住板房。

  卫利强说,目前在向受灾大众
告知暂时安设计划,分为城市和州里乡村两种地域举行,直到重修事情实现,受灾大众
住上新房为止。州里乡村的居民可以就地取材,搭建暂时安设房,当局给予补助。而城市居民可以投亲靠友,或是到雅安市城区租房,当局也给予补助。这些方式还无法解决寓居问题的,当局将统一建设运动板房安设。

  有了汶川救济
的经验,芦山救济
事倍功半;有了汶川重修的经验,芦山人等候新芦山早日建成。

  本版撰文 晨报首席记者 王彬 姜葳 记者 吴婷婷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evwords.com